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暗牧宏:在燃的路上,颓下去?

发布时间:2018-12-02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李安拍新电影了,《比利·林恩的中场赛事》。影片的宣传并未落实在剧情上,反而—再渲染“4K、3D、每秒1 20帧”的技术噱头。作为被国产电视剧喂饱的中国观众,我最关心的是剧情!……
680*100

李安拍新电影了,《比利·林恩的中场赛事》。影片的宣传并未落实在剧情上,反而—再渲染“4K、3D、每秒1 20帧”的技术噱头。作为被国产电视剧喂饱的中国观众,我最关心的是剧情!

谈到剧情,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倒是可以说道说道。《漫长的中场休息》是美国作家本·芳登的重要作品。

在方登的写作生涯里,有两本书必须提及。其一是获得美国笔会海明威奖的短篇小说集《与切·格瓦拉的不期而遇》。另—本便是获得美国国家书评人奖的这本《漫长的中场休息》。“书评人奖”虽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奖项。可本书几乎入围了2012年的各大文学奖项,颗粒无收也是遗憾。

李安用儒雅的太极之手解读了这本小说。小说与电影之间的距离,恰好是东西方价值观与民智的异同之地。小说更专注于美国价值观的反思,而电影却强调个体人性的感受。当然,喜欢电影和小说的人都有,可是两者都喜欢的却寥寥无几。至于李安和方登是否都反战,我更想问读者和观众—个问题:你们喜欢战争吗?

小说的故事很简单。一队在伊拉克战场亲历肉搏的步兵B班荣归故里。其中,十九岁的比利最为显眼,因为他冒着枪林弹雨去救队友施鲁姆。尽管队友身亡,比利却抢回了他的尸体,并杀死了一名伊拉克恐怖分子。

B班开始了为期一日的荣耀之旅。可是,民众的拥戴、富翁的盛宴、好莱坞经纪人的垂青、橄榄球职业联赛的中场秀以及比利收获的啦啦队女孩的爱慕,都无法治愈他们对战争的恐惧和失去战友的伤痛。

那么,比利为什么要在小说结尾选择重返战场呢?

我们得先来看看比利为什么去参军?比利是家里最小的男孩。他自认为没见过什么世面,若非此次回国要上电视,他连得克萨斯体育场都没去过,更甭提参加什么中场秀了。可他身有责任感,为了教训抛弃姐姐凯瑟琳的渣男,他不仅砸坏了人家的汽车,还拿着铁棍追着人家在整個停车场里跑。他面对指控时,还笑个不停。他没意识到这是犯罪,因为他太年轻。结果,“地区检察官同意,只要比利参军,就把重罪指控降至恶意损坏。”

在B班里,参军的理由五花八门。赫克托说,“报名参军就有六千美金奖金,而且参军后,他就不用担心保险的事了。”参军在此实际上是种交易。他交易了金钱,比利交易的是罪责。战争即利益,参与战争的人都知道,不论是士兵还是政客。而救助战友的勇敢,更多是因为害怕孤身一人。

可在美国本土,正如布什所说,尽管这场战争备受非议,可美国民众相信这是一场正义之战。所以,B班所到之处聚满赞扬之声:“绝大部分美国人坚持决支持这场战争”。比利也在民众赞誉和战争王见场闪回中迷失了自己。

可B班班长戴姆是清醒的,他说,“为了置人于死地而刀兵相见是会改变一个人的心智的”。被改变心智的那个人正是步兵团二等兵比利·林恩。面对死亡,他学会了坚强。他放弃了凯瑟琳劝他逃走的念头,

“车子启动了,比利躺在椅子里,闭上眼,试着什么都不再想”。

文学从来不负责解决问题,它只提供可能性。如果真从读者的角度去探究比利的抉择,我认为比利面对的是被道德绑架的人生,在继续做逃兵还是哪怕战死沙场的英雄之间,他选择了后者。

尼采说过,道德有两种:有独立心而勇敢者日贵族道德;谦虚而服从者日奴隶道德。我想,比利就是屈从于后者的人。这也是小说在美国被各类奖项嫌弃的原因。主流价值观里,可能更需要“燃”,而不是“颓”。

十九岁的比利,站在“面带微笑一无所知的市民”中间,决定在“燃”的路上,“颓”下去。

680*100
上一篇:黑光儿童摄影作品:跟着非遗闹元宵 下一篇:没有了

推荐图文


280*280

随机推荐